河南鄲城縣農婦周秀雲生前照。
一名身穿警服的男子疑似用腳踩著周秀雲的頭髮。新華社發
  12月13日,在山西太原一工地討薪的河南鄲城縣農婦周秀雲,在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後非正常死亡。
  24日,周秀雲外甥晉新鋒將此事通過網絡媒體曝光,一則“警察打死討薪女民工,倒地後仍遭腳踩頭髮”的圖片消息在網絡上廣泛傳播,引發關註。
  當晚,太原市檢察院、太原市公安局先後在官網上發佈通告,將周秀雲之死定性為非正常死亡,對涉案民警王文軍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30日凌晨,王文軍被批捕。
  非正常死亡17天之後,河南鄲城縣農婦周秀雲仍未能魂歸故里,還躺在武警山西總隊醫院太平間的冰櫃內。
  討薪引發糾紛報警後被抓
  目擊者稱,警察把周秀雲按倒,一個膝蓋頂到胸部,抬上警車時,“都不會動了”。
  13日16時許,周秀雲的兒子王奎林來到太原市龍城大街山西四建集團經貿龍瑞苑工程項目的工地,準備找項目部討薪。今年10月開始,王奎林和父親王友志及另外十一名工友到該工地打工,共被拖欠2.9萬元工資。
  工地保安以王奎林未戴安全帽為由阻止他進入工地,王奎林說,“他把我往回拉,我轉過身推了他一把。”王奎林和保安扭打在一起。二人分別打電話叫來工友和保安隊隊長。
  雙方溝通未果,16時20分前後,保安隊長報警。王奎林提供了一段警察到場之前的手機錄像,錄像顯示,周秀雲等人在和保安隊長溝通時說,“剛纔有人說要弄死我。”錄像中,保安隊長並未回應。
  王友志的侄子王廣偉當時也在現場,他回憶稱當時一共去了十幾個工友,保安隊也來了一批人,“保安打王奎林不對,我們拉住保安想打,但是沒動手。”
  17時,龍城派出所一輛警車四個警察到達現場。“王文軍用方言和保安隊長說了幾句話,回頭就說我們是犯罪嫌疑人。”王廣偉說。新京報記者就此事向保安隊長核實,保安隊長通過中間人回應,稱不便接受採訪。
  王文軍要求在場的一名工友李康出示身份證,李康說王文軍言語粗魯,雙方發生口角。王文軍拿出手銬要銬李康,被王友志阻止,王友志說,“我對他說,你要銬就銬我。”另一名工友拍攝的手機錄像顯示,王文軍把王友志按倒在地,反銬了王友志。
  自稱目睹了整個過程的工友徐天動回憶,王友志被銬之後,和王奎林、李康、王成(工友之一)一起被押上警車,“周秀雲不願意,她過去攔王文軍,被推開了。”隨後,周秀雲再次起身,拉住王文軍,“王文軍說你松不鬆手,周秀雲說就不松”。王文軍把周秀雲按倒,一個膝蓋頂在胸部。
  王文軍和周秀雲起衝突後,警車上的王奎林用偷藏的手機報警,“警察打人有沒有人管?”電話還沒說完,車上一名警察拿走了王奎林的手機。
  徐天動稱,周秀雲拉住王文軍的警褲,把一個口袋“拉爛了一個口子,王文軍揪著周秀雲的頭髮不放。”王奎林稱,他在警車上看到王文軍把周秀雲的頭部“按到了肚子上。”不久,周秀雲倒地不起。
  網絡上流傳的一張圖片顯示,王文軍一隻腳踩在周秀雲的頭髮上,徐天動稱看到了這一場景。
  對於這張引起網民極大憤慨的照片,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龍城派出所值班民警劉金潤稱,“在公眾場合民警絕不可能有上述行為。”他說網絡照片的拍攝角度是從當事民警側後方拍攝,因此產生了腳踩著婦女頭髮的視覺誤差,而且上傳者斷章取義故意誤導廣大網民。
  經新京報記者核實,這張圖片出自現場一名工友拍攝的一段視頻。三位職業攝影師均稱,這張圖片是視頻截圖,但結合原始視頻,這張圖片“被PS的可能性很小。”
  此外,據新華社報道,在那段視頻中,一名民警緊挨著周秀雲的頭部站立,能明顯看到頭髮被踩在腳下,並有民警先左後右換腳踩的細節。
  王奎林稱,17時40分前後,周秀雲被四名警察合力抬上警車時,“都不會動了。”
  醫生說死者在派出所已死亡
  醫生在派出所對周秀雲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的急救,“診斷結果是呼吸心跳驟停,人已經死了”。
  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被拉到龍城派出所後,分別被要求交出手機、腰帶等物品。王奎林稱,周秀雲被警察放在牆邊,“人已經軟了,牆都靠不住,兩個警察去扶她,她身體還是往一邊歪。”
  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均稱遭到龍城派出所內多名警察毆打。事後,王友志被武警山西總隊醫院診斷為四根肋骨骨折。
  王友志稱,他看到一個警察“踢了周秀雲一腳,讓她別再裝死了。”龍城派出所拒絕提供當時的監控,這一說法尚未得到第三方信源證實。
  太原市急救中心提供的病歷記錄顯示,當天18時27分龍城派出所民警報警,“訴患者10餘分鐘前突然意識不清,呼之不應。”
  從武警醫院出發的救護車隨車醫生雷英魁在龍城派出所對周秀雲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的急救,“心電圖就是一條直線,診斷結果是呼吸心跳驟停,人已經死了。”
  應龍城派出所一名周姓民警的要求,救護車把周秀雲拉到山西省榮軍醫院急診科搶救。“如果沒有人要求繼續搶救,我就直接宣佈死亡了。”雷英魁說。
  按規定,雷英魁在19時10分下了病危通知書,但這張通知書上並沒有家屬的簽字。“警察說她沒有家屬”,雷英魁回憶。但該說法遭到王奎林、王友志否認,“當時我們就關在拘留室里,第二天凌晨3點多才讓我們出去。”
  榮軍醫院接診醫生高敏說,“人送過來的時候已經沒有生命體徵了,如果不是警察送來的,我們也不會接收。”
  高敏對周秀雲再次搶救了半個多小時,“心跳、呼吸、脈搏都沒有了,上了強心劑也沒起作用。來之前就死了,我們也沒辦法。”
  當日19時50分,周秀雲被宣佈臨床死亡。“送她來的那個警察開始打電話,後來法醫就過來了。”高敏回憶,法醫在搶救室內脫去周秀雲衣物,對遺體拍照。
  在周秀雲的病歷手冊上,高敏只在姓名一欄填上“女”,其餘皆為空白,“警察說不知道她叫什麼,我們想只能算無名氏了。”
  案發後警方曾提出賠償54萬
  死者親屬先後3次到山西省政府和省委大門前“申冤”,稱“被人跟蹤”限制打車。
  周秀雲的遺體於13日晚被拉到武警山西總隊醫院的太平間。14日凌晨3時,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被龍城派出所釋放,“說我媽死了,讓我們去太平間看看。”
  隨後,王友志被安排到武警醫院治療,王奎林、王廣偉和隨後趕來的親屬被安排到醫院對面一家旅館,食宿由龍城派出所負責。
  王家親屬準備為周秀雲“申冤”。但從14日開始,王家親屬被一些身份不明的男子限制乘坐出租車。
  王奎林拍攝的手機視頻顯示,某天,親屬拿著傳單打車要去太原市政府,三名男子攔在車前,司機只得作罷。當天,親屬最終坐公交去了太原市政府,“我們上車,他們也上車跟著。”
  有親屬通過照片指認,阻止他們打車的男子中,有一個是龍城派出所民警。但龍城派出所拒絕了記者採訪,目前尚無權威信源證明攔車人的身份。
  隨後幾天,死者親屬先後3次到山西省政府和省委大門前“申冤”,提出徹查龍城派出所所有參與打人的警察。“但說實話沒啥好效果,也沒告訴我們怎麼處理那些警察。”王廣偉說。
  王奎林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周秀雲死後,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的一名人士曾帶著律師找到家屬,提出對周秀雲賠償542380元,但被家屬拒絕。“說白了就是希望私了。這不是錢多錢少的問題,要賠償我們會通過法律途徑,現在是給我媽要個說法。”王奎林說。
  直到20日,周秀雲的外甥晉新鋒到達太原,他將此事發佈在論壇和微博上引起關註。24日,關於此事的報道在網絡上流傳開來。“當天還有人在旅館觀察我們,但打車就沒人再阻止了。”晉新鋒說。
  26日晚,太原市檢察院和太原市公安局官方網站先後發佈通告,將此事定性為非正常死亡事件,稱已對王文軍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9日晚,王奎林、王友志、李康、王成在小店區檢察院的組織下辨認打人警察。“在工地門口和派出所里打我們的,我自己認出來11個。”王友志說。30日凌晨,王文軍因涉嫌濫用職權罪被批捕。
  據悉,負責辦理案件的專案組按照家屬意願,為其提供了幾家異地權威司法鑒定機構供選擇,也同意由家屬選擇其他合法機構進行鑒定,目前正積極與死者家屬溝通,爭取儘快同意進行屍體解剖檢驗,以便早日查明真相。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翟星理
(原標題:討薪農婦身亡 太原涉案民警被批捕)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br06brbyg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